当前位置:主页 > 律师文集 >

母亲节,母亲劫?

    母亲节适逢周末,妻一早打过几个问候的电话,就开始盘算我们的儿子是否会记着这个节日。对这个粗心的家伙,我真不确定,我开玩笑说,我可以给他发个信息“昶,祝你妈妈节日快乐!”话音刚落,儿子的电话就来了,还是那么故作深沉的压低嗓音,想象得出他那副神态。电话的这边,妻已经心花怒放。

    晚上,又接到一个电话,是我的一位委托人。她也是一位母亲,她对簿公堂的对手恰恰是她的儿子和儿媳。老人年逾六十,身患癌症,她和后到一起的老伴相依为命,老伴也被诊断为癌症。

    她只有一个子女,和儿子的矛盾源于房产。几年前,老人出资40万首付购得一套房子,另有四十万房款是用儿子的公积金办理贷款。房子登记在儿子名下。老人和儿子有一份协议,儿子对房子属于母亲所有这一事实予以确认。但是,去年儿子和儿媳办理了假离婚,把房子过户到媳妇的名下,媳妇又向法院起诉,要求老人腾退房屋。为了维护自己的财产权益,也为了是自己不至于重病之下流落街头,老人也向法院提起诉讼。

    老人无疑是值得同情了。我对她的儿子充满愤怒。我甚至不能理解他为什么他那么迫不及待,他是老人唯一的儿子,将来这些房产会无可争议的归他们所有。家庭的矛盾总是有很多外人无法知晓的内情,也许老人也有她的过错,也许儿子也有无法名言的苦衷,但是做人必须遵守的底线是不应该突破的。

    母亲节,她一定得不到儿子的祝福。无法知晓她伤心的程度,也许她早已不在抱有这样的幻想。多少曾经含辛茹苦的母亲最后被儿子所抛弃。孩子的出生,对于母亲来说,是一个痛苦的过程,甚至于有时候等同于一次劫难。我们多么希望,对于母亲,那是唯一的一次劫难,此后她从儿子身上得到的都是欣慰,收到的都是祝福。

    天下的母亲,幸福!(大连律师)

大连律师

13147848888
当前位置:主页 > 律师文集 >

母亲节,母亲劫?

主页 > 律师文集 >

    母亲节适逢周末,妻一早打过几个问候的电话,就开始盘算我们的儿子是否会记着这个节日。对这个粗心的家伙,我真不确定,我开玩笑说,我可以给他发个信息“昶,祝你妈妈节日快乐!”话音刚落,儿子的电话就来了,还是那么故作深沉的压低嗓音,想象得出他那副神态。电话的这边,妻已经心花怒放。

    晚上,又接到一个电话,是我的一位委托人。她也是一位母亲,她对簿公堂的对手恰恰是她的儿子和儿媳。老人年逾六十,身患癌症,她和后到一起的老伴相依为命,老伴也被诊断为癌症。

    她只有一个子女,和儿子的矛盾源于房产。几年前,老人出资40万首付购得一套房子,另有四十万房款是用儿子的公积金办理贷款。房子登记在儿子名下。老人和儿子有一份协议,儿子对房子属于母亲所有这一事实予以确认。但是,去年儿子和儿媳办理了假离婚,把房子过户到媳妇的名下,媳妇又向法院起诉,要求老人腾退房屋。为了维护自己的财产权益,也为了是自己不至于重病之下流落街头,老人也向法院提起诉讼。

    老人无疑是值得同情了。我对她的儿子充满愤怒。我甚至不能理解他为什么他那么迫不及待,他是老人唯一的儿子,将来这些房产会无可争议的归他们所有。家庭的矛盾总是有很多外人无法知晓的内情,也许老人也有她的过错,也许儿子也有无法名言的苦衷,但是做人必须遵守的底线是不应该突破的。

    母亲节,她一定得不到儿子的祝福。无法知晓她伤心的程度,也许她早已不在抱有这样的幻想。多少曾经含辛茹苦的母亲最后被儿子所抛弃。孩子的出生,对于母亲来说,是一个痛苦的过程,甚至于有时候等同于一次劫难。我们多么希望,对于母亲,那是唯一的一次劫难,此后她从儿子身上得到的都是欣慰,收到的都是祝福。

    天下的母亲,幸福!(大连律师)

13147848888 点击电话咨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