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律师文集 >

绝望之城

        还是那趟绿皮火车,一路向北。
 
  目的地还是那座弹丸小城。一个没落的、萧索的、暴戾的、冷漠的、伤心的、绝望的城市。
 
  曾经在煤炭经济的支撑下繁华一时,当年的煤老板和众多的挖煤工人如潮水般涌来,创造了令主政者欣喜的GDP和市面上虚假的繁荣。如今他们早作鸟兽般散去,留下空旷的井口如失去眼珠的眼窝绝望地望着天空。现在的人口据说不及当年的一半,烂尾楼随处可见。作为一个地级城市,楼房的价格甚至跌破2000元。出租车上,小酒馆里,和当地人说起这座城市,听到的几乎都是怨恨和咒骂。如被剥去光鲜外衣的暴发户,这座城市剩下的只有庸俗和粗野。
 
  在煤炭经济繁荣的时候,矿主之间的争风吃醋,矿工之间的拉帮结伙导致纷争不断,械斗频发,它有了一个不雅的称号“匪城”。而和它相隔不远的另一座城市佳木斯则是有名的“贼城”。奇怪的是当地人似乎并不以此为耻,谈论起来似乎还有点得意,也许那是这座城市带给他们的唯一的骄傲。
 
  在这个城市往返数次,和刘女士一起奔走在区政府市政府区公安局市公安局区检察院市检察院区监察委市监察委等各个部门间,为她横死于区政府院里的爱人刘先生讨还公道。尤是真真切切地感受到这座城市的冷漠甚至冷酷。官员们仿佛行动一致的木偶,众口一词,面无表情,把我们拒之千里,把真相关在门里。我们和真相之间隔着一个监控录像,而监控录像在公安机关的卷柜里。刘女士报案说,我和我的爱人被区政府用电话骗到区政府院里,我爱人被区政府找的人活活打死了!公安局说,这里没有犯罪发生!但是,呃,我们曾经为此拘留了十个人,是行政拘留额。区政府说,你丈夫在与政府官员商谈动迁补偿的过程中突发疾病死亡,与政府无关额。检察院说,嗯,我们监督了,你们提交的证据没有发现犯罪事实额。当然,还有几位各部门官员悄悄地说,你们的事情还想在这里解决吗?你们往上走吧,上北京弄大了才能解决!闪烁的眼神,诡异的表情让人无法确定那是善意的忠告还是恶意的怂恿,或者只是陈述一个傍观者的意见。
 
  这是刘先生的死亡之城,他没有想到那天早晨接到的执法局局长的电话竟然是死亡邀请,而他走向区政府的道路竟然是一条不归路!他至死都不明白原本要动迁自己的房子建设纪检监察大楼,何以就要了自己的命?他的尸体至今仍躺在冰冷的冰柜里等着也许永远也等不到的答案。
 
  这是刘女士的伤心之城。她目睹了爱人惨死的过程,那是她一生都无法忘却的恶梦。她经历了报案不被立案,伸冤无人过问,在各个部门间哭诉哀告的无助,那是让她的身心遭受更大伤害的屈辱。如今她还在咬牙坚持,为了让爱人瞑目。正义会迟到,公平会缺席,而她会很快老去。
 
  它,也是一座绝望之城!空气中弥漫着腐朽的、衰败的、濒死的气息
 
        更多专业法律咨询,请拨打大连律师刘志永电话:13147848888